我在印尼勿里洞島,看見台灣的縮影

Sheng Yu Yen

Sheng Yu Yen

顏晟祐,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畢業,經濟部外貿協會國企班兩年期印尼語組,受印尼室友影響,熱愛印尼文化,正在印尼大學鍛鍊實力兼走跳印尼
Sheng Yu Yen

這次有機會,能跟著印尼華僑室友回到他爺爺奶奶的故鄉—勿里洞島(Pulau Belitung),勿里洞島位於蘇門答臘島與爪哇島中間,坐飛機從雅加達出發的話約一小時,這座島面積約為台北市的18倍大,人口僅僅只有約20萬人,島上擁有著美麗的海景,蓊鬱的山林,以及一群純樸的人民。

擁有著美麗清澈海景的勿里洞島
擁有著美麗清澈海景的勿里洞島
島上美麗的夕陽
島上美麗的夕陽

初次來到勿里洞島,感受有別於在雅加達的那種大都市,這裡的房子是由居民自己親手打造彩繪的傳統木造平房,平房前可以看到自由自在奔跑的家禽,一望無際的草原,交錯其中的鄉間小路,像極了五、六十年前的台灣,在這裡,彷彿與世無爭,就像桃花源記中所描寫的世外桃源。

島上五顏六色的房子
島上五顏六色的房子
傳統的勿里洞漁村
傳統的勿里洞漁村

我室友的爺爺奶奶是從廣州梅縣移民來此的客家人,這裡80%的華人都是客家人,即使經過了那麼多年,再加上排華的影響,他們彼此間仍然以客家話溝通,所幸室友的親戚們還會講點普通話,讓不會講客家話的我們,顯得沒那麼的格格不入,反而多了一分親切感。

住在勿里洞的這幾天,我們發現了許多有趣的現象,在家裡,他們看著中文的電視節目新聞頻道,關心發生在中國以及台灣的大事。不知道是那份信任感還是同為華人的認同感,這裡的華人傾向跟華人做買賣,也許是排華的陰影還在,他們潛意識裡,覺得當地人賣的東西不衛生、不可靠。這裡的華人稱當地人為蕃仔或蕃鬼,這種對於當地人有種嘲諷意味的稱呼跟我們台灣人以前稱呼原住民為蕃仔不謀而合,這種有趣的巧合讓我們聽了更是會心一笑。即使住在距離中國千里遠的印尼,這裡的住家還保留著中華的文化,門前的春聯、門上的八卦鏡,房屋的格局也講求風水,供奉著觀世音普薩,甚至每逢初一十五還會吃素。

觀音也是島上華人的重要信仰
觀音也是島上華人的重要信仰

這幾天下來,我們跟當地的華人聊天,藉由泛黃的老照片訴說著當地的故事,比較台灣的客家話以及勿里洞客家話的不同,例如勿里洞的客家人在說謝謝時,說的是”承蒙你(shin mong nyi)”,而不是台灣比較常聽到的”謝謝(an ze se)”,這些用語的不同,也讓他們覺得非常有趣。除了比較語言的不同外,我們也分享了彼此過去那段不曾瞭解的歷史。

與當地的華人聊天
與當地的華人聊天

在這裡,雖然我們的印尼話還不夠流利,他們的普通話也沒有好到可以溝通,但是,我們找到了我們的共同語言,也就是我們在台灣的母語,它可以是客家話也可以是閩南語(福建話),即使在歷史的洪流裡,有些字詞以及說法已經不同,但是當在幾千公里遠的印尼能夠聽到熟悉的家鄉語言時,剎那間,他鄉遇故知的那份感動與悸動,會讓人有種回到台灣的感覺。也許是同為華人的認同感,講著熟悉語言的親切感,這裡的華人相當好客,讓我們這群從台灣遠道而來的訪客,感受到滿滿的照顧與關懷。

About Sheng Yu Yen 2 Articles
顏晟祐,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畢業,經濟部外貿協會國企班兩年期印尼語組,受印尼室友影響,熱愛印尼文化,正在印尼大學鍛鍊實力兼走跳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