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台商的意外插曲:從雞同鴨講中看見生活的樣貌

編輯部

編輯部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編輯部

文/亞細安研究會 何則文 Wenzel

11點我從青年旅舍出來,前往巴士站,打算坐夜巴到首都金邊。老實說滿緊張的,第一次坐這麼長途的巴士,又是在晚上。在等車的時候,我認識一個從英國布里斯托來的青年和一個從加拿大來的印度裔工程師。很巧的是,英國青年接下來要住的地方跟我是同一家青年旅社,我們聊了一會,但是兩個洋人的話題我不怎麼能插上,只能聽他們談著西方體育之類的東西。

上了車,車掌發給每人一個塑膠袋,旅客要把鞋子脫下來,每個臥鋪上都有枕頭、棉被以及充電插座。累了一整天的我馬上躺了下來,睡得相當舒適,醒來就已經到金邊了。我跟英國青年一起坐嘟嘟車到旅社吃早餐,因為我接下來又有訪問行程,而英國青年則先去盥洗,準備出門觀光。我坐在大廳發呆,這時候青旅櫃檯的小哥跑來跟我搭訕。

他問我從哪來 ?幾歲?等等,突然他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沒有,他竟然回我:”You are so cute, I am interested in you.”我聽完整個傻眼,也太直接!我跟他笑了笑,想不到他還特別跑來摸我肩膀。突然覺得一定是我以前騷擾太多人,今天有因果報應了。另外有兩個中國女孩也在大廳,我們就去跟她們攀談,聽聽故事,後來充當翻譯幫忙她們詢問一些票的事情,也是功德一件。

接著我就出門去,原本想省錢,打算自己走到目的地去訪問柬埔寨台灣同鄉會的蕭會長。我看著手機開始找方向走,但當我走了半小時,發現地圖根本沒移動多少,才發現距離有七公里,要走到至少要一個多小時。想說攔一台嘟嘟車,結果俄羅斯大道是商業區,根本沒有什麼嘟嘟車會在這裡。

觀光客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嘟嘟車,這裡的嘟嘟車司機會各種語言,價錢一趟視距離3-5塊美金不等。如果是包車前往吳哥窟,價錢大概是15-18美金。
觀光客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嘟嘟車,這裡的嘟嘟車司機會各種語言,價錢一趟視距離3-5塊美金不等。如果是包車前往吳哥窟,價錢大概是15-18美金。

這時候我想說慘了,該怎麼辦?靈機一動我就跟路邊在機車上沒事幹的大哥,拿起我的手機說我要去這邊。問他可不可以載我去,我給他錢,結果他竟然一句英文都聽不懂。但是我們在那邊比手畫腳,他也大概知道我要幹嘛。我上了他的車,跟他說直直走就是了。

但我一回神,突然覺得我怎麼這麼帶種,路邊問個人就叫他載我。但都上車了,反正我有手機也不怕他亂帶我走。騎到一半他還跑下車在大街上尿尿,然後沿途一直跟我說:「某咿!」我就回他一樣的話,他就很無奈的笑。沿路走一段就一直喊這個,我在猜這個意思應該是很遠。

最後終於到了,我給大哥兩塊錢美金,應該算不錯多吧!在找到確切位置前,我嘗試跟那些坐在機車上的人們講話,才發現這裡跟暹粒各種語言天才不一樣,不是觀光區根本英語不通。這時候我看到路邊坐著一個婆婆,全身的家當都在身邊,我就坐下來在她旁邊。

路邊的婆婆,我跟她聊天很久,雖然我根本聽不懂。她這個年紀的人都是赤柬的倖存者,她一個人帶著全身家當在金邊流浪,但是感覺是很堅強的婆婆。
路邊的婆婆,我跟她聊天很久,雖然我根本聽不懂。她這個年紀的人都是赤柬的倖存者,她一個人帶著全身家當在金邊流浪,但是感覺是很堅強的婆婆。

婆婆看到我坐旁邊,跟我講了很多話。我一句也聽不懂,但是婆婆一直講一直講,表情很認真,我也就靜靜地聽。我拿出一張文昌祠的明信片給婆婆。她看了看,突然指著某個方向,講一堆話。我真的完全聽不懂,我拿出GOOGLE翻譯想要給他看柬文,但她好像也不識字。我們就這樣雞同鴨講,從她的表情跟樣子,她好像在跟我講他的故事,我感覺她是在說,這附近也有很像的建築。

然後我就去找蕭會長的公司,找到以後蕭會長很熱情的接待我,開始跟我說柬埔寨的經貿局勢跟當地的人文特色等等。訪問告一段落以後,我就離開要去找ITI的學長Philip,Philip帶著一位同事Steve一起吃午餐。我們吃一吃午餐,發現隔壁桌的兩個老人看起來像華人,講著閩南語,這裡已經不是觀光區,而且兩個老人看起來熟門熟路的,我忍不住就去搭訕一下。

台灣同鄉會的蕭衍之會長。會長是一個很有格局跟遠見的人。來柬埔寨五年內就開設一個擁有七家公司的大集團,涉及:紡織、消防、金融、建設等等。我很佩服他的魄力跟遠見。
台灣同鄉會的蕭衍之會長。會長是一個很有格局跟遠見的人。來柬埔寨五年內就開設一個擁有七家公司的大集團,涉及:紡織、消防、金融、建設等等。我很佩服他的魄力跟遠見。

這兩個老人是當地的柬埔寨華人,很巧就是閩南移民,聊一下後,我問他們這邊有沒有華人聚集地,他們說這邊華人很多,但是大家各自分散在各處。不過這附近有個福建會館,我有機會可以去看看。我才想到剛剛婆婆好像跟我說這附近有很像文昌祠的地方,大概就是那裏吧!我也送這兩個伯伯明信片,順便問他們的兒孫會不會講閩南話,答案可想而知是不會。

雖然這答案滿可惜,但是我覺得會台語真的滿重要,之前我在越南也遇到華人是閩南後裔,也能流利溝通,特別有溫馨的感覺。接著我們就上車去看學長服務的崑洲實業,是一間成衣廠。我對這家廠商印象特別好,因為在暹粒的NGO都有注意到崑洲有資助這些計畫。

學長帶我參觀整個工廠,短短兩小時就建立起我對成衣產業的完整輪廓,收獲滿多。接著學長引介我給廠長Owen認識,廠長真的是很屌的人。他提到曾經創業賣玩具賺了七百萬、在日本生活以及跑去非洲打拚。甚至跟柯博聖地這個伊斯蘭恐怖組織交手過。「我那時候就在那邊賣機車,但每年柯博聖地就來放炸彈攻破倉物,搶走機車。」

這故事真的太扯了,竟然有這麼酷的經歷。「一般人會想說怎麼辦?有恐怖組織要搶你東西,有人就說要付錢了事啊!但不能這樣搞,你跟他們妥協不是只是賄賂而已,更是會被冠上資助恐怖份子,所以後來我們就會特別準備一組給他們搶,搶完就一年相安無事。」

我還跟當地柬埔寨員工聊天,有一個姐姐(其實比我小)是當地潮州華人,我請她教我一些簡單的柬埔寨語,我大聲地練習,許多柬埔寨的姐姐看到我逗趣的樣子都哈哈大笑。但是後來姊姊們跟我聊到,許多人在金邊市區被搶,甚至搶完發現錢太少還被打到進醫院,叫我要小心,我發現我今天早上做了滿不要命的事情。

後來我就跟學長他們去吃飯了,那是一家很高檔的柬埔寨料理。想到以前在台中,常常最期待就是去吃泰國料理,覺得好好吃好爽。等現在天天吃東南亞料理時,反而想台灣了。

回到青年旅舍,我把剛剛學的柬文通通講給員工聽,他們很驚訝笑得滿燦爛。我就跟他們幾個聊起來。天南地北的講,講柬埔寨國王單身沒結婚、講吳哥窟背後其實是越南政府控制、講泰國跟柬埔寨的文化有多相像,但後來不免俗又講到柬國政治。

每一次談到這塊,都能看到柬埔寨人民氣餒的樣子。他們告訴我首相洪森掌權三十年,但國家卻每況愈下,他們把持權力,卻只想到自己利益。甚至因為洪森在國內人氣太低,開設的臉書專頁還要花錢買讚數充面子,一堆點讚的根本不是柬埔寨人。

但提到了反對黨,他眼中好像萌起希望,反對黨的首領叫做桑蘭西,是留法雙博士。「他是很好的人,他擘畫許多改變國家的願景,而且願意傾聽人民,你甚至可以在臉書上跟他說你的看法,他會很認真回復你。」這樣好的人卻因為選舉舞弊而只能當在野黨。在柬埔寨常常選舉當天就會停電。

經過一整天,我今天還是沒去任何觀光景點,就只是訪問跟考察工廠。雖然很累,但我比只是吃吃小吃,走馬看花要學到更多東西吧!不過雖然很有趣也是滿辛苦,今天就很懶得去照照片了。從此我更佩服那些國家地理雜誌的記者,要訪問還要拍出美美的照片,希望有一天我也可寫個圖文並茂的文章上國家地理雜誌。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刊登,如欲轉載請聯絡原作者何則文([email protected])

小樹文策:http://wenzeles.tw/

About 編輯部 78 Articles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