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想在異地落地生根?還是只是隨著政策走向的飄流木?

編輯部

編輯部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編輯部

Latest posts by 編輯部 (see all)

在新南向政策的持續發酵下,前進東協儼然成為了所有年輕人最『政治正確』的選擇。

任何有關人生規劃的問題,只要回答出自己有意前往東南亞發展,或是,有將東南亞列入潛在考量計畫裏頭,似乎都會得到『哇!聽起來好厲害』『不錯不錯,很有想法!』『台灣的年輕人就該這樣!』並同時配上瞪得諾大的眼睛或是誇張的貼圖等讚嘆不絕的回應。在他們眼中,我們就如同上個世代,拎著公事包就到世界各地的打拼的父執輩們相同,是一群再次前來解救台灣經濟泥淖的救星。

只是提到前進東南亞,台灣人究竟對這些國家理解多少呢?

 

多元且迥異的國家集合體

東南亞國家協會簡稱東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是由東南亞十個國家(印尼、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汶萊、柬埔寨、寮國、緬甸、越南)所組成的區域聯盟。東協各國不僅存在經濟差距,其文化與宗教的多元差異也是極為鮮明的特色 。東協十國的 GDP 總計為二兆四千七百億美元,以台灣在文化上最熟悉也是最親近的日本來做比較,東協十國所佔有的GDP是日本的一半;但人均 GDP 為三千九百九十一美元,反而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儘管如此,其總人口數高達六億二千萬,是日本的五倍之多,因此從中長期的經濟發展來看,仍是具有可塑性的巨大市場。

上述充滿著維基百科韻味的資料,卻可能是現在台灣年輕人第一也是唯一了解東南亞產業狀況的概述,癥結點在於,在不具備對他國文化積極吸納的態度下,前進東協不過就是開拓一個新的金礦山的口號罷了,而金山終將面臨耗竭之際,到時我們又究竟要何去何從?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被歧視的火箭船

相信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都聽過矽谷一個津津樂道的故事。現任臉書營運長Sheryl Sandberg在2001年從財政部的幕僚長卸任後,在奢侈地面臨著不知道該如何從眾多工作機會的邀約的情況下,毅然決然的加入當時員工數不到1000人的Google公司,只因當時的Google執行長Eric Schmidt 告訴她, ‘If you’re offered a seat on a rocket ship, get on, don’t ask what seat.’ 「當有人給你一個可以登上火箭船(Rocket Ship)的座位,就直接跳上去,先別管坐哪裡了。」這種充滿著前瞻性以及創業精神的想法,大大影響了我們這批所謂的90後的行事準則,也就形塑出我們對於自認有信心的產業、大環境,敢衝敢闖的性格。回到主題,在清楚知道東協將是一個擁有爆炸性成長的開發中市場後,台灣的青年們就如同發現新大陸般,趕緊繫上安全帶、調整好座位,深怕稍一怠慢,這艘可能改變人生際遇的火箭船將從此一去不復返,連要跳上位置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過如今諷刺的是,實際上台灣年輕人不僅不了解自己在火箭上究竟坐在什麼樣的位置,該駛向何方,卻還反過來瞧不起此艘名為東南亞的火箭。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是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

筆者清楚的記得十幾年前,台灣社會雖然對於不同國家有強烈的既定印象(諸如:歐美日是先進的,東南亞及中國是落後的,西方白人歧視有色人種。)但始終認定台灣是一個以多元文化、種族及宗教,相互接納、包容而著名的國家並以此為豪。但漸漸地,隨著時間推移,愈來愈多人發現到其實台灣人不只是被歧視的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的其中一員。

約莫在4、5年前開始,大批外籍移工開始群聚在台北車站大廳,慶祝著開齋日(Ramadan,發音類似「拉瑪丹」)的到來,對這批遠渡重洋的勞工來說,開齋日就如同華人世界裡的“新年”,是與家人、朋友一同齊聚,分享各家拿手菜的日子。然而,當時台北火車站在迫於民眾抗議的壓力之下,以維護整潔安危的緣由,逕自於大廳四周拉起紅龍,並公告不准群眾逗留的字眼。當時,這個做法雖然遭到許多移工相關團體抗議,認為這種阻止外籍移工們在車站相聚見面,是明顯歧視行為,多數民眾的反應卻是大相徑庭,認為是這群來自”異域“的過客“有礙觀瞻”並影響了乘客在搭乘火車時的動線。(縱使通往車站月台的通道是在兩側)

因此,殘酷的實情其實是,台灣人時常自詡對外國人的友善及熱情,依舊是照其國籍、膚色而有所差異的,而更令人絕望的是,我們對於分享同樣生活的東南亞移工的友善程度,遠遠不及那些蜻蜓點水般,船過水無痕的白人遊客。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喜歡旅遊吧,旅遊為什麼總可以是「浪漫」的呢,因為人們可以只選擇看到美好的部分。只要留下美好的回憶、只要遇見友善的人,只要在幾天以內,吃遍最好的料理。雖然好想長久留在當地,但正是因為不需要也不可以長久留在當地,才會以為那裏一切都很完美。

但是作為一個國際公民,並不可以浪漫。

 

文化的底蘊交流—從周遭做起

「國際化」對於臺灣人來說,似乎一直僅限於歐美日韓星等國家。當臺灣各地方政府興奮地慶祝聖誕節、立起聖誕樹時,我們卻連正視已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強的穆斯林,在台灣卻是經濟相對弱勢的移工朋友們,最重要的節日之權益都不願意。不禁讓我捫心自問,在我們前仆後繼地奔向這些機會之地前,我們是否該調整自己的心態,真心地接納這些與我們最接近卻也同時最陌生的文化。

幸好,從臺灣北部到南部再到東部,都有零星組織起身捍衛起東南亞朋友的權益:從爭取文化權的新北市燦爛時光書局、臺北市致力移工培力的One Forty 組織、臺中的 1095,等,一個社會進步與否,端看國人如何對待社會上最弱勢的人,這些組織的存在,正代表著一個更好的臺灣與更好的臺灣未來,也同時代表著改變的機會其實一直都存在著。

圖片來源:1095,
圖片來源:1095,

 


 
封面來源:  Shutterstock

撰文者:亞細安研究會 106K 陳亮廷

About 編輯部 72 Articles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