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緬甸對世界敞開大門後:台商在當地求助無門,卻因此練就一身夾縫中生存的好本領

編輯部

編輯部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編輯部

文/亞細安研究會  陳品宏

因過去的工作環境常接觸到許多東南亞勞工,而對緬甸華僑溫和又善良的性格印象深刻,也因此知道有中和華新街這個緬甸聚落,當地的緬文招牌、緬甸商品及餐廳,都讓原本對於緬甸一無所知的我產生好奇,使我想到緬甸一遊。

因此,當這次有機會參與ITI(外貿協會人才培訓中心 )亞細安研究會至東協各國參訪台灣企業,我馬上選擇緬甸。

仰光機場進入市區的牌坊。

仰光機場進入市區的牌坊。

我們抵達緬甸已是晚上,仰光機場非常乾淨、簡約,與東南亞其他新建機場無太大差別,唯獨入境手續辦得非常地慢,從機場進入市區的路況都很順利,路面十分平坦,路上都是新的日本車,幾乎沒有喇叭聲。

隔天我們參觀了仰光市區許多熱門景點,包含大金塔、翁山市場等,那時就感覺有點「混亂」,行人、三輪車隨意穿越馬路,攤販亂丟垃圾,車輛雖然都很新,但大部分印著日文字而且左駕右駕的都有。

參訪行程中,我們拜訪外貿協會駐仰光辦事處,及許多在緬甸這塊新市場奮鬥的台灣公司:有規模相當大、員工超過千人的亞洲光學及偉特蕾絲,在緬甸已十多年的農友種苗通越集團,也有ITI學長在緬甸分公司擔任總經理的宏全企業,還有剛進入這個市場打拼的中華汽車。

相關新聞:軍政府留下「右駕右行」成交通惡夢 緬甸修法改為「左駕右行」

Photo Credit:Soe Lin CC BY 2.0

緬甸大金塔。Photo Credit:Soe Lin CC BY 2.0

參訪之餘,也前往第一大都市仰光或中部的觀光小鎮蒲甘,體驗緬甸的真實生活情況。

緬甸人愛穿拖鞋,無論做什麼打扮,腳上永遠配一雙拖鞋,種族也相當多元,對遊客而言很難分辨,而仰光的自來水還有一種鹹鹹的怪味道,讓我在旅程的前幾天雙眼發炎。

清晨仰光市郊的街道

清晨仰光市郊的街道

緬甸是在2012年才逐漸對外國企業開放,除農友種苗和通越集團兩家木業及農業的公司外,一般台灣企業大多是這三年才進駐,相對於日本、中國等大國運用國家力量開發協議,帶領各大企業進駐開發基礎建設,或發展簽約中之產業,台灣則是各廠商獨自進入,規模相對小,經營過程中遇到問題也求助無門。

這是台灣企業欲拓展海外市場的無奈,卻也因此練就了一身狹縫中生存的好本領,然而,緬甸的台商仍持續遇到以下迫切的問題:

  • 電力供應不穩定:緬甸南部包括仰光電力資源為水力發電,受乾、雨季影響較不穩定,且管線老舊電力運輸途中就消耗很多,有台商統計,仰光一個月會出現約16天的停電,幾乎各家工廠外皆備有發電機,在這種情況下,高精密須倚靠機器的產業自然不敢前往。
  • 網路不普及:最嚴重影響是限制金融業的發展,緬甸幾無儲蓄及信用卡系統,無論人民或企業皆以現金交易,無健全的金融系統,限制國家及各種產業發展,資金不夠雄厚的台商就時常遇到周轉不便的問題。
  • 政權不穩、外國人不能擁有土地:外國企業投資需用緬甸人的人頭買土地蓋廠房,又因為這幾年的地價飛漲,發生許多糾紛,甚至土地被人頭偷偷賣掉,令各國企業為之卻步。
  • 人民時常發動罷工:政府雖然已大大提高基本工資,因不滿薪資而發動罷工的情形還是時常發生,主要以男員工較常鼓譟發動,也許因為這個因素,參訪過的台商工廠裡面,發現幾乎都是女性員工。
  • 教育水準低落:政府規定義務教育只到中學,仰光大學雖然在英治期間為東南亞第一學府,但因為軍政府為防學生抗議而停招數十年,可藉由遠距教學取得學位,大學生一年只需到學校兩週考試,導致很多雖有學士文憑的畢業生實質上卻無專業能力可言。

在第五工業區看到的罷工遊行

在第五工業區看到的罷工遊行

這次的緬甸行,能看到整個國家、產業及人民都非常快速地變化,儘管有些發展方向看來似乎不合常理,一股生氣勃勃的動力,仍然吸引著各國企業蜂擁而至。

緬甸這個神秘又純樸的國家,在對全世界敞開大門後,勢必會經歷與其他發展中國家一樣的巨變,在高速發展之餘,如何在自己的文化資產與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更艱鉅的下一步還在考驗著這個東協明日之星!

本文經《關鍵評論網》刊載於:《當緬甸對世界敞開大門後:台商在當地求助無門,卻因此練就一身夾縫中生存的好本領

About 編輯部 70 Articles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