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有天再見不著豪宅五公尺外的貧民窟,協助青年自立的ACE

學生向我介紹畢業生以及目前的院生,畢業的院生們現在都有十分好的工作。
編輯部

編輯部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編輯部

文/亞細安研究會 何則文  Wenzel

今天是我在金邊的最後一天,我要去拜訪一個很酷的人,這就是我今天全部的行程。

睡到早上九點多,我問宜芬在哪?宜芬,是台灣家扶外派柬埔寨的社工,我們是在網路上認識的。有一天,她私訊了亞細安研究會的粉絲專頁,於是我主動去和她聊天,順便問些柬埔寨的事情。

宜芬跟Ray開車來接我,一起去吃早餐。Ray是柬埔寨當地人,靠著獎學金到澳洲留學。前往澳洲前就創設了ACE(Advanced Centre for Empowerment),這個NGO。

來自台灣的家扶社工宜芬跟同樣從事NGO的男友Ray,Ray是一個很有想法且博學多聞的人,曾經受邀來台灣多個大學演講。
來自台灣的家扶社工宜芬跟同樣從事NGO的男友Ray,Ray是一個很有想法且博學多聞的人,曾經受邀來台灣多個大學演講。

「柬埔寨目前的問題是教育品質低落,以及青年就業問題。由於老師素質低落、薪水偏低,許多學生上學還要給老師紅包,老師才會教學。窮困的孩子就這樣放棄學業,或者只有機會考上大學,卻因為負擔不起市區的租金跟生活而放棄,而許多的大學畢業生,也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就前往鄰國打工,許多是非法移民,泰國邊境警察甚至會毫不留情地開槍掃射。」Ray跟我說起ACE創設的源起。

ACE服務的對象是大專生跟貧民窟的孩子。Ray租了宿舍給來自偏遠省份或家境困難的學生,提供食宿跟相關培訓,同時也讓這些大專生前往金邊的貧民窟教育孩子,許多大專生原本也出身貧民窟,因為這樣而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然而,讓柬埔寨人自己幫助柬埔寨人,這樣的志業卻也遇到過許多挑戰。

在這裡的學生就睡這樣的上下舖通鋪,感情非常好。
在這裡的學生就睡這樣的上下舖通鋪,感情非常好。

「柬埔寨人雖然樂意捐獻,但大多是因為渴望來生更好,而捐給寺廟。我們這種國內本土的NGO反而難以自立,現在也大多倚靠國外的捐款。」我聽著不禁感慨,因為我在街道上常常看到捐款箱,甚至咖啡店、餐廳都有,裡頭也有滿滿的捐獻。柬埔寨因為信仰佛教,人民都很樂意捐獻,但這些錢往往沒有進到真正需要的人手中。

接著,我們來到ACE的辦公室,這裡有18個大學生住在裡面。Ray吩咐幾個學生帶我參觀。他們的英文都非常流利,也很開朗。因為我看起來娃娃臉的原因,他們都以為我跟他們一樣是大學生。很快我們就打成一片,而我也狂秀我學到的一堆柬埔寨話。

學生向我介紹畢業生以及目前的院生,畢業的院生們現在都有十分好的工作。
學生向我介紹畢業生以及目前的院生,畢業的院生們現在都有十分好的工作。

「你講的高棉話真標準,你來多久了?」金龍這樣問我,他有中文名字,是台灣志工幫他取的。「不到一週啊!」金龍轉頭跟他的小夥伴講:「你看他來一下就學這麼好,超厲害的。」其實我也只會個五六句,只是逢人就講,問他們我發音有沒有錯,要怎麼修正。

我看了環境,滿不錯的,很溫馨的一個地方,同時還有客房給來自國外的志工團。這裡還有兩個來自南非的志工夫妻。我到的時候接近午餐時間,看著院生們正在自己煮午餐,讓我覺得這真是個讓他們能自立又能幫助別人的好計畫。而從這裡畢業的學生,最後都能找到不錯的工作,希望這樣的組織可以持續茁壯,幫助更多人。

我去的時候剛好午餐時間,餐點都是學生自己做的,互助合作且自立更生。
我去的時候剛好午餐時間,餐點都是學生自己做的,互助合作且自立更生。

之後因為我剛好是滿專業的攝影師(自己講?),Ray請我幫整個宿舍跟每個學生照張相,想不到雙手空空來的我也能奉獻到,就超開心的幫大家拍拍照。

我跟這些孩子合照,他們非常的熱情,對我非常好。
我跟這些孩子合照,他們非常的熱情,對我非常好。

結束後,Ray帶我去附近的貧民窟參觀,這真的是震撼一生的事情!在貧民窟旁邊就是很漂亮的獨棟豪宅,但五公尺就進入另一個世界。

還沒進去就能聞到恐怖的惡臭,超多蒼蠅,滿地的垃圾。房子都是自己用木板搭建的,許多小朋友根本沒穿衣服。這幾天我看到的金邊都是很現代化、新穎的建設,想不到在市區就有這麼震撼的場面。那味道真的讓人窒息,炎熱天氣下加上垃圾腐爛的味道,而許多大人小孩就眼神呆滯地坐在地上。我這一生沒有親眼看過這麼難以想像的事情。

貧民窟裡,許多大人小孩眼神呆滯地坐在地上,炎熱天氣加上撲鼻惡臭,與五公尺外的豪宅區呈現截然不同的景況。
貧民窟裡,許多大人小孩眼神呆滯地坐在地上,炎熱天氣加上撲鼻惡臭,與五公尺外的豪宅區呈現截然不同的景況。

「其實許多貧民窟形成的原因就是因為柬埔寨快速發展,政府為了給外國政府或企業蓋高樓,就強迫原本居住當地的居民離開,許多人就流落到這裡。甚至有一個很扯的故事是一個村莊的居民拒絕遷移,被政府用卡車整村人載到荒野,他們只好自己搭建房屋,沒水沒電。」宜芬在吃早餐時這樣跟我說過。

結束貧民窟的震撼教育後,因為覺得自己頭髮有點長,明天又要去胡志明開始實習了,就請Ray帶我到當地的理髮店剪頭髮,也是滿酷的體驗。剪頭髮的時候都用推子,沒有用到剪刀打薄,洗頭髮的時候連我的臉也一起都洗了。理髮師不會講英文,我跟他講高棉話,他沒有回我。我想他大概沒有遇過外國人客人吧!說不定過幾天我智齒痛,就來挑戰越南的牙醫?

體驗柬埔寨理髮店。
體驗柬埔寨理髮店。

剪完頭髮以後,Ray帶我到S-21集中營紀念館,這裡原本是一所高中,紅色高棉時期時被當成集中營,刑求無辜的人民,看到那些刑具跟恐怖的屍體照片,我感到心情相當沉重。赤柬時期,人民被迫離開家園,甚至男女分居,當時全國四分之一的人民被屠殺或者餓死。而這樣恐怖的事情也才發生在37年前而已。而後來赤柬流竄勢力一直到1998年才完全被消滅。

今天一路上我跟Ray講了很多,從柬埔寨的社會議題談到新年文化,Ray是海歸的知識份子,從對話中,感覺得出不管是怎樣的階級,所有柬埔寨人都很努力地希望這個國家可以重新站起來,有一天政府能不再腐敗,人民可以不用生活在貧困努力掙扎著,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到鄰國打工,年輕人可以接受教育,自力更生。

這片土地受盡磨難,雖然我過去研究過柬埔寨的歷史跟政治,但是親自走訪一趟後,才真正在心底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記。希望下一次,再來柬埔寨時,辛勤努力的柬埔寨人,已經能享受他們付出的成果,願這個國家平安,而我也會時時掛念這裡。

About 編輯部 78 Articles
這裡是編輯部,希望大家都過得開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