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與嘟嘟車司機的晚餐,讓我瞭解幸福的意義

2016-03-26 0

文/亞細安研究會  何則文  Wenzel 走到暹粒機場通關處,我迅速辦好落地簽以後,就開始在長長人龍中等待。這時候有一對洋人情侶,東張西望,一直在看附近人的手,滿緊張的樣子。我就使出我雞婆的本性問: